当前位置:首页 > 养生 > 这尘世里一碗想家的猪油渣

这尘世里一碗想家的猪油渣

关键词:美食 煎饼 豆卜 面条 酱油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4 08:00:01
这尘世里一碗想家的猪油渣

[1]

我们与过去渐行渐远,

可记忆里的味道,却越来越清晰。

这尘世里一碗想家的猪油渣

[2]

姥姥说过,人生呀,就像是在炼一锅猪油一样,肥肉在锅中慢慢的熬呀熬呀,等到熬成了油渣,榨尽了最后一丝油花,一个人,也就老了。

这尘世里一碗想家的猪油渣

[3]

人老了。心就老了。就容易怀旧。

有一次,夜深人静,躺下来,却怎么也睡不着,闭上眼,眼前却像有一部部电影片段闪过,兵荒马乱。

不知道为何,突然想起一碗猪油渣,我眼前突然浮现出一幕,火苗微微,一口黝黑的铁锅里,一块块肥肉开始微微紧皱,开始从嫩白变得灿黄,开始汩汩地溢出润润的油,油泡儿像花儿般盛开着,年幼的我,像小狗般在灶台旁眼巴巴地等着去吃姥姥炼完猪油的猪油渣……

突然,就想起姥姥说的那番话来。那时候,不明白,现在想起这话,想起姥姥,

突然,就潸然泪下。

这尘世里一碗想家的猪油渣

[4]

还有一次,也是深夜,重温《深夜食堂》,这部剧,是一定要在喧嚣隐去的夜晚静静观看的。以前看了不下十遍了,还是喜欢在夜深时再看一遍。在深夜特有的幽静和食堂内的袅袅暖意间,一出出充满人情味的故事被娓娓道来。

剧中有一集是讲一道简单的黄油拌饭,只是一块小小的黄油,融化在一碗热热的米饭中,再滴上几滴酱油,拌匀,那味道或许并不出众,倒是看到那个流浪的歌手五郎,听到昔日恋人的消息时,老泪纵横,眼泪滴进碗里,和黄油融化在一起,忍不住,就泪目了。

寂寞人生,幸有美食。愿众生,愿美食、祈祷与爱,一生陪伴。

这尘世里一碗想家的猪油渣

[5]

其实,每个人心中是都有一道属于自己的“黄油拌饭”的,有的人是一碗饭,有的人是一碗面,有的人是一块饼,这不仅仅是一种食物,而是一种情感,在食物的香气里,牵引着你,回首往事。

属于我的是一碗猪油渣。

关于猪油渣的回忆,要先从跟着姥爷割肉说起,那时候人们买猪肉,是宁肥而不瘦的,只有一个原因,肥肉可以拿来熬油。姥爷带着我,拿着全家的肉票,到供销社排队,大家都希望要那最肥的条子肉,姥爷认识供销社的人,所以每次买的都是最肥的而且秤都是最高的。

肥膘肉买回来,姥姥拎着到厨房,细细的切成小块,厨房的三只脚的黄泥炉,麦秸杆烧起红的火,把锅烧热,放一点底油,肥肉丁放进去,滋啦一声,香气就升腾起来,温度慢慢升高,猪油也就慢慢渗出来,滋啦滋啦的声响开始变得小起来,像烧开水般泛着汩汩的油泡,白色的肉膘渐渐缩小,颜色也从白色到浅黄最后凋零成深褐,猪油就炼好了。那时候猪油渣是不捞出来的,要和猪油一起倒在家里那个敦实的土陶油罐子里,放上盐,要吃好长时间的。

那时的我极馋,姥姥在炼猪油,我就围在灶台边,眼巴巴地瞧,口水直流,姥姥疼我,总是捞出几块油渣,放在一边,凉了,顺手塞在我嘴里,那满嘴纯粹油脂的香,忘不了。

就那一罐子猪油,全家也要吃好久,所以炒菜也很少,只有在生病的时候,姥姥给我下碗面条,最后会从罐子里用筷子头抹一点加在面条里,那时的我呀,吃的真香

有时候也会偷偷的瞒着姥姥,从罐子里挖一勺子猪油,一定要带着猪油渣,抹在煎饼上,用火烤着,猪油渗在煎饼中,咬一口,满嘴流油,那香呀。为此我没少了挨姥姥的揍,可每次姥姥都是拿着扫帚举得高落得轻,事后还自己偷偷的哭。

这尘世里一碗想家的猪油渣

[6]

后来的后来,姥姥走了,我也长大了,生活慢慢好了,猪油吃的也越来越少了。可关于一碗猪油渣的记忆却越来越清晰。

前几天逛菜市场,看到肉摊上的猪油,突然就想起了儿时,想起了姥姥,买了一斤回家,细细的切成小块,把锅烧热,放一点底油,肥肉丁放进去,滋啦一声,香气就升腾起来,温度慢慢升高,猪油也就慢慢渗出来,滋啦滋啦的声响开始变得小起来,像开水泛着汩汩的肉泡,白色的肉膘渐渐缩小,颜色也从白色到浅黄最后变成深褐,猪油,炼好了。我的泪,却忍不住了。

这尘世里一碗想家的猪油渣

[7]

我姥姥说过,人生呀,就像是在炼一锅猪油一样,肥肉在锅中慢慢的熬呀熬呀,等到熬成了油渣,榨尽了最后一丝油花,一个人,也就老了。

这尘世里一碗想家的猪油渣

[8]

但是,姥姥,你在我心里,永远,不老。

坚持原创美食文章,央视《味道运河》《吃货传奇》美食顾问,美食纪录片《搜鲜记》总策划王老虎与你共同搜寻舌尖上的“鲜”!

分享 2019-10-14 08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