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天天 > 民国津门趣闻:遛鸟老汉持“血滴子”打劫,就为抢辆自行车

民国津门趣闻:遛鸟老汉持“血滴子”打劫,就为抢辆自行车

关键词:自行车 天津 雍正 袁克定 上海 武器 清朝 香港   发布时间:2019-10-12 08:00:01

举凡喜欢香港武打片的朋友,想必对一种神秘武器一定熟悉,这便是衍生自大清雍正年间的超级大杀器——血滴子。野史相传,雍正为了排除异己,秘密利用清朝特务机构“粘杆处”为其训练杀手,这些杀手惯用一种特殊武器,这便是血滴子。因此,这个组织也被称为“血滴子”。血滴子是一种特制的投掷武器,由一条细长的铁链连接一个金属帽。这个金属帽内藏机关,皆为锋利刀齿。杀手投掷掷血滴子套住对方的头颅后,只需拉动铁链,金属帽下端锋利的刀齿会如同照相机镜头一样产生绞合,通过绞合,脖子即刻切断,然后用力拽回,将金属帽中的首级带走。世人闻血滴子之名,无不谈虎变色。

民国津门趣闻:遛鸟老汉持“血滴子”打劫,就为抢辆自行车

其实这都是后世杜撰,粘杆处并非特务机构,其中的成员是太监,他们的责任是拿长长的竹竿在夏季粘“知了”,免得这些吵闹的小虫影响皇帝的午休。只不过后人以讹传讹,加以杜撰夸大,加之香港邵氏时代的一些有关血滴子的电影,致使人们越发相信有这么一个机构和神秘的血滴子。

民国津门趣闻:遛鸟老汉持“血滴子”打劫,就为抢辆自行车

今日里,大狮要给各位讲述一个民国“血滴子”的故事,只不过这次的“杀手”不是雍正年间特训成员,而是一个老头。

话说民国年间的天津卫,继上海之后,成为第二个发达的城市,为何上海和天津会相对发达?那是因为租界的缘故。洋人在这两个地方建了租界,将西洋、东洋文化相继引入,因此这两个城市成为东方的繁华之都。就连“太子”袁克定也对天津刮目相看,频频出入各类西洋场所,认为人间不夜城就在天津卫。

民国津门趣闻:遛鸟老汉持“血滴子”打劫,就为抢辆自行车

天津的各大租界之中,大多会聘请当地人工作,比如银行、饭庄、西点店等等。1938年,某一日清晨,东方鱼肚渐白之时,一个小伙子骑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经过海光寺,这是个日租界洋行的小买办。在当时的年代,拥有一辆自行车跟现在拥有一辆轿车差不多,只有小康家庭才有购买自行车的能力。在存世的许多老照片中不难看到,当时的人为了追潮流,会到照相馆照一张自己与自行车的合影,这在当时是一种时尚。

且说那小伙满心欢喜的骑着自行车超前奔,不想经过一个拐角处时,一个提着鸟笼的老者从拐角处闪出。小伙差点撞到老者,吓出一身冷汗。不过,他除了吓了一跳外,并没有感觉什么危险。因为民国年间,老人们早起遛鸟是常态,以此来修身养性锻炼身体。提笼架鸟更成为一种传统。

民国津门趣闻:遛鸟老汉持“血滴子”打劫,就为抢辆自行车

小伙赔了个不是,刚要跨上车,突然眼前一黑,感觉整个头部被什么东西扣住。小伙意识到自己遇到“打闷棍”的了,可任他如何挣脱,那个套在头上的东西紧紧套住头部就是挣脱不开。等到他挣脱开之时,才发现老者和自己的自行车都不见了。再看套在头上的东西,原来就是老者手里的鸟笼。这个鸟笼外面罩着黑布,没有底座。其实从发现老者到挣脱开鸟笼不过一分钟时间,看来这是老手作案。

民国津门趣闻:遛鸟老汉持“血滴子”打劫,就为抢辆自行车

不过这辆自行车最终还是回到了小伙手中。在老天津卫,丢了东西只管找“锅伙”,这些乞丐、混混组成的团体。不管什么丢失物品都能找得到,为嘛?当时天津卫下三门有规矩,不管偷盗打劫任何物品,一定要保留三天才能出货。因为你不知道这些东西有没有人寻,若失主有权有势,或跟混混有交情,人家三天内自然会找人来寻。三天没人找,立马就出货。小伙家里正是找了人,请人在登瀛楼吃了一桌,才找回丢失的自行车。至于抢他自行车的老者是谁,这个主家也不能问,人家也不能说,双方都知道规矩,正是无规矩不成方圆。

民国津门趣闻:遛鸟老汉持“血滴子”打劫,就为抢辆自行车

此事后来被小报刊登,标题便是“为求财物施手段,血滴子凌晨伤人”,其实这就是个噱头,什么血滴子,就是鸟笼子。在那个年代,报纸的标题能忽悠就忽悠,能夸大就夸大,天津卫的老百姓最爱看热闹瞧新鲜,一听这种标题,赶紧买份报纸瞅瞅到底怎么回事。可买了之后,发现嘛也没有。这点说明标题党自古就有啊。

分享 2019-10-12 08:00:01

0个评论

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